《子弹》为何这么火? 制片人:两年半1亿5很值得

时间:2010-12-28 16:25:00 来源:艺通网 我要评论


  《子弹》为何这么火? 制片人:两年半1亿5很值得

  导语:《让子弹飞》的制片人马珂是个有手段的制片人。之前,大家只注意到了他敢放出“让‘子弹’成为年度票房冠军”的豪言,却没有意识到“目的”背后的“手段”才更重要。

  《让子弹飞》的制片人马珂是个有手段的制片人。之前,大家只注意到了他敢放出“让‘子弹’成为年度票房冠军”的豪言,却没有意识到“目的”背后的“手段”才更重要。

  马珂说,“有手段才有目的,没有手段目的是白搭。做到了我们才可以聊这个目的,比如多少多少亿票房或者怎样。没有手段,聊什么都是瞎聊。”

  马珂还说,“手段是多种多样的,我们还远没有把手段用完,在这个过程中也有很多不尽到位的地方,也留下了遗憾,但是目的到达了,大家也就可以稍稍总结一下,下次做得更好。”

  作为一个商人,马珂的手段最后都会落实到具体的数字上,一笔一笔帐算下来,有理有据,清清楚楚。曾经有媒体说他最擅长精算,认为每个镜头都可以用数字衡量。马珂说这是谬赞,爱因斯坦也做不到。但是商人的精明与算计,却实打实的体现在马珂的各种手段之中。

  两年半都干了什么?全是“物理时间”

  2007年,姜文和马珂的“不亦乐乎”电影公司成立;2008年7月,《让子弹飞》项目正式启动;2010年12月16日,影片上映。前前后后,《让子弹飞》飞过了两年半的时间,“不亦乐乎”三年间也只交出了这么一部作品。与此相对的是,“子弹”是姜文迄今为止唯一一部既没有超期也没有超支的作品,四个半月拍完,可丁可卯。颇为漫长的两年半减去十分合理的四个半月,剩下的时间“子弹”都干了些什么?马珂说,那全都是“定性的物理时间,必须得花,不能省”。

  前期——“我们把我们该做的事做到位了,他就会把他该做的事完成了”

  在前期,“子弹”准备了筹备了一年多,马珂认为这非常值得。“像‘子弹’这种规模的电影必须有这么长时间的准备。你把这些人请来,你就得给人家时间准备。”

  除了前面说过的不厌其烦的修改剧本,剧组的其他硬件筹备也算在这一年多当中。“光是截火车那场戏,铺铁轨一个月,造火车一个月,把火车按铁轨上再操练,这还得两个月。”

  漫长的前期准备,就是为了避免拍摄过程变得漫长。“之前姜文拍片之所以会拖期,那是因为有该准备的东西没有准备到,投资不到位也好,其他问题也好,拍着拍着没钱了,你让他怎么拍?我们把我们该做的事做到位了,他就会把他该做的事完成了。其实姜文拍戏很快。”

  而精准的控制拍摄周期,正是马珂控制成本的终极手段。“节约周期是节约成本最有利的方式。我们制片成本是一个多亿,拍摄时长是120多天,平均下来每天就是一百多万的成本。节约一天的周期就是节约十万尺胶片,你要是节约两天三天四天,那就不是胶片的事了。”

  在马珂看来,只要控制住周期,甚至连大腕都显得不那么贵了——“拍《阳光灿烂的日子》或者《鬼子来了》的周期要长一点,因为你用的是非职业演员,那四个月肯定拍不完。演员虽然便宜了,但是周期长,你用专业演员,看着好像在演员身上花了点钱,但是你周期短了,其实成本差不多。”

  更令马珂感到骄傲的是,他对拍摄周期的控制并没有体现在“压榨”剧组上,“别看我们拍的时间不算长,我们拍的时候每周还能休息一天呢。这比许多剧组强多了。”

  后期——“我们宣布上映日期的时候,别的片子都还没拍呢”

  《让子弹飞》于2010年春节前杀青,随后马珂就宣布了当年12月16号的上映档期。马珂说,“我们宣布上映档期的时候,别的片子都还没拍呢。”光是留给后期姜文剪片子做特效的时间,就比人家连拍带剪的时间还要长,毫无意外,马珂认为这也是“必须的”。

  “首先,这部片子拍了六十万尺胶片,都是姜文自己剪的。好导演必须自己剪片子,这个我绝对支持他。而他剪片子是一格一格剪,这又得多大的工作量。再有,我们这片子是普通话版和川话版两个版,等于工作量再翻一番,这么算下来,将近一年的后期时间一点都不长。”

  正因为一早就对后期的时间需要的时间有准备,所以“子弹”的靶心一开始就定在了十二月。“当时我们确实有‘十一’和十二月份两个选择。但是我对外界说的一直都是十二月十六号,因为‘十一’根本做不完,我们只是内部很少人讨论说过‘十一’这事。至于这个日子,周四开画,一周后圣诞,一周后元旦——我定这个日子,是按照最科学的计算安排的,至于前后放什么,我管不了,我也管不着。”

  一亿五千万都干了什么?自认“花的都很值”

  《让子弹飞》制作宣发全算下来,一共一亿五千万的投资,其中“不亦乐乎”投了50%。这个投资规模对应现在影片的规模,算得上中规中矩。令人意外的其实是影片的投资宣发比——一亿五千万当中,一个多亿是制作成本,剩下的是宣发成本,在现有国内的制片体制下,宣发的比例明显超过平均水平太多。马珂说,制片预算不能向好莱坞看齐,但是制片宣发比却是照着好莱坞模式来的。

  制片成本一个亿——“放好莱坞,五个亿都拍不下来”

  之前有媒体称马珂做《让子弹飞》“基本达到好莱坞工业的比例”,马珂认为这是绝对的断章取义。“我说的是我们的制作宣发比基本达到了好莱坞的比例,单是制作这块,我们根本没跟好莱坞比。这片子你要是搁好莱坞,五个亿也拍不下来。”

  但是马珂拒绝透露在制片上诸多方面诸多环节的具体投资比例,只称“我们这个投资数,业内一看就是靠谱的。”“制片成本只要打出5%-10%的预估量就够了,老追加老追加,只能说明你制片人太笨了。预算其实很好算的,并不复杂。”

  宣发成本五千万——“人次靠得是什么,就是大量硬广的投放”

  之前有人跟马珂说,国内一般影片的制作宣发比是8%,也就是说一个亿制片成本的片子花八百万宣发,马珂对此很疑惑,“八百万的宣发,拷贝费都不够啊。”事实上据了解,一亿左右制作费的电影,宣发费用基本上都至少会达到两三千万,而子弹的宣发费用,比“基本”翻了一番。

  对于这笔投入,马珂的态度很坚决。“票房取决于人次,人次越高票房越好。人次靠得是什么,就是大量硬广的投放。你不能只依赖媒体的宣传,报纸一天一换,不可能天天都是你,杂志封面也不可能永远在那摆着。”

  之前在接受采访的时候,马珂曾经给媒体算过一笔账,“……我举例吧,北京四环内一共4500块路牌,杂志也就200多,这全上了也就仅此而已,我这次投放量,1500块我得先买了……”“我们硬板提前到了10月1号就开始投放,这样会给人留下印象,有印象有兴趣才会买票。现在你看到的只是我们的一半,还有一半没发力,大概在(12月)10号左右发出来。”

  我们顺着马珂没算完的帐继续算下去。不算日后追加的拷贝,《让子弹飞》第一批在全国投入450个拷贝,拷贝费接近400万。剧组做的三地宣传,费用应该基本上由院线负责。剩下的,就是“大量的硬广投放”。

  现在电影的硬广投放基本上有三种渠道,公车站牌,视频媒体和户外LED投放。马珂所说的1500块公交站牌,仅在北京一地投放两周的花费就要超过500万,截止到影片上线十天,《让子弹飞》的广告依旧屹立于北京的各大公交站台,投放时间早已不止两周。视频媒体方面,《让子弹飞》早早地开始在地铁中投放预告片,按照其周期和频率计算,投放两个月大概的投资额应该在200万以上;城市黄金地段的户外LED投放,北京、上海、广州等地的主要户外LED广告费也要超过200万……而这些,应该还只是马珂“大量的硬广投放”中的冰山一角,如果按照马珂所言的从“10月1日开始硬板投放”和“还有一半没发力,大概在(12月)10号左右发出来”计算,这些数字无疑都要翻上几番。

  两年半和一亿五,到底值不值?笃定“性价比很高”

  “子弹”首周末票房达到了创纪录的一亿七千万,按照首周末票房乘以三的业内规律来预测票房,那么“子弹”的最终票房应该在四亿五到五亿之间。按照这个预测计算,“子弹”无疑赚钱了,但是赚得未必有大家想象的那么畅快淋漓。以“子弹”相差一周上映的《非诚勿扰2》(影评)做比较,这两部最终票房应该不相上下的片子,在投资与周期上却有着巨大的差距——“子弹”两年半花了一亿五,“非2”半年花了六千万,谁更赚钱,不言而喻。

  在性价比的问题上,马珂表现得十分淡定,“这次“子弹”的性价比我很满意,我们肯定是挣钱了,而且挣了不少钱,至于性价比,贵买贵卖嘛。”

  “投资千万不能短视。挣一时的钱不如挣一世的钱。一时的钱是快钱,挣完就走,但是没下回了。而《让子弹飞》和不亦乐乎要做的,是确立姜文作为中国最具商业价值的导演的地位,以及姜文电影的个人品牌。创建品牌不是容易的事,前期需要大量投资很正常。我们把姜文这个牌子做起来了,它就会有他固定的观影人群,两千万的观影人群就能带来六七亿的票房,这帐你得算。”

  正因为想挣“一世的钱”,马珂咬着牙拒绝了广告植入这“一时的钱”。“我们鸿门宴那一场戏很多白酒品牌找我们,你想,三个大哥,十分钟的戏,你要是真做广告,没一两个亿下不来吧?几千万的植入费看着很高,其实对客户来说很值。但是导演坚决不同意,后来我也想明白了,那么紧张的节奏那么好的台词,突然出这么大一牌子,观众肯定跳戏,你花这么多钱请这些演员来拍这场戏,因为这一个镜头,完蛋。你这么一想就会发现,真不值当的。”

  尽管这把赚着了钱,但马珂也并不回避电影市场存在的种种风险,但是对这种风险,马珂乐在其中。“当时我决定跟老姜做电影,除了我老婆之外,所有人都在劝我,风险。但是从我来说,我愿意和老姜我们哥俩一起,做一点别人不敢做的事。就算做不成,也不丢人。做成了,更好。当然,我们也要规避风险,在我看来,目的正确,心态放松,准备充分,态度认真,你自然就能把风险降到最低。”

 

已有0条评论 我要评论 我要纠错

资讯排行
更多>娱乐专题
更多>推荐视频
更多>推荐图片
论坛热帖

中国电影表演艺术学会中国电影导演协会中国广播电视协会电视制片委员会
天津音乐学院上海音乐学院中国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
中国音乐学院中央音乐学院上海戏剧学院中国传媒大学
北京电影学院中央戏剧学院
亲亲女性网千龙娱乐大旗娱乐中华网娱乐
新华娱乐百度娱乐雅虎娱乐中国娱乐网
网易娱乐搜狐娱乐TOM娱乐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四季青路8号郦城工作区五层
电话:400-656-9500 E-mail:services@etoote.net
传真:010-88499633 邮编:100195